关注电玩巴士

随时随地,获取最新游戏资讯

退出
诛仙3

阴阳两两难相忘 修罗阴阳王同人故事文

发布时间:2016/9/2 22:44:50 来源:网络 作者:未知

  听闻近来城南出现了一位说书人,晌午之后便懒洋洋的开始摆摊,别人家买卖东西,他却只收故事,一个故事,价值千金。

  摊位一摆,他便自顾自的饮茶看书。虽然价格不菲,但依然鲜少有人光顾。

  前日有个名唤楚楚的女子卖了自己的故事给他,女子离开后,他从布袋里拿出一本手记,将楚楚的故事细细记载,直到日落时分,他才停笔欣然合上,满意的点了点头。

  走近一看,手记的封面上大大咧咧的写着:《多玩论坛诛仙文区志小撰》,角落中署名:阿药。

  扑哧一声,阿药猛的回头,被这突如其来的笑声吓了一跳。

  只见那少年青鞋布衣,腰间挂着一把小斧,身后背着个大箩筐,箩筐里装满了各式草药,他朝说书人深深一辑道,“先生可是城南说书人?”

  阿药忙起身回辑,“正是正是。”

  “先生可曾读过《多玩论坛诛仙文区志》?”

  “此书乃上古神籍,正本藏于凌霄城文渊阁中,在下有幸在年少时跟随师父拜访凌霄城主,在文渊阁中窥得一二,说来,并不曾看完全本。”

  “我这到是有一个故事想卖给先生,”那人停顿了,朝天边望了一下继而说道,“只是今日天色已晚,明日午时我会再来,定不会让先生失望。”

  说完又是一辑,也不等阿药开口,那人便转身离开消失在日落中。

  听到有人说要卖故事给他,阿药心中一喜,匆匆收拾了一下摊子便回了家。

  待第二天日出时分,阿药便迫不及待的摆摊,等待昨天那位少年的到来。

  果然,午时一到,来了一位妙龄少女。

  这下阿药懵了。昨儿那分明是... ...

  不等他细细琢磨,那女子笑了,笑声与昨日那位要卖故事给他的人如出一辙。

  “先生不记得我了?”

  阿药这才恍然大悟,忙起身,恭敬的行礼,“是在下眼拙了。”

  “先生不必多礼。”说着,那女子坐到了摊前,摆摆手,示意阿药别傻站着。

  “不知,姑娘芳名?”

  “我是城北溯府的丫鬟,名叫时沙。先生既然知道《多玩论坛诛仙文区志》这本典籍,那应该也知道上古三仙子吧。”

  “略有耳闻。”

  “三仙子为制衡修罗魔王,以元牝珠为灵媒,施法布下北斗七星阵,待七王归位,便可制衡修罗魔王。其中,镇守在阴阳塔内的阴阳王,原是一对怨偶,这大概要追溯到百年前了... ...”

  百年前,焚香谷以东,是暗香阁的所在地。

  阁中弟子修行焚香烈火之术,纪律严明,修生养息,鲜少与江湖中人接触,道行之高难以揣测,在焚香谷一带颇有威名。

  老阁主有一爱女,名沉香,天生丽质,从小备受阁主夫妇宠爱,阁中师兄弟也都对她关爱有加。沉香在这样的环境下成长,个性上总有点恃宠而骄。

  那年暗香阁中出了两个非常出色的弟子,一个叫长烈,一个是长凌,他二人无论是修为还是才情都在伯仲之间,深的老阁主心,更加细心教导和栽培,将他们皆视为下一任阁主接班人。

  长凌为人有些孤僻,不善和人交际,一心都在修行上,而长烈恰恰相反,开朗的性格很受阁中弟子欢迎。

  只因年龄相仿,这三个人不知不觉捆绑在了一起。懵懂中沉香渐渐钟情于长烈。

  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。偏偏,长烈和沉香的贴身丫鬟青鸾,暗生情愫。

  长烈永远忘不了第一次见到青鸾的情景,那个下雪的夜晚,青鸾被沉香罚站在庭院,若不是长烈路过,瞥了一眼昏倒在白雪中若隐若现的碧色身影,估计青鸾就这样被冻死了。

  从那以后,每当他们练功的时候,不远处总有一抹碧绿的身影,倚着树,偷偷的看着。

  突然有一天老阁主决定比武选婿,胜出的人不但能娶得佳人,更是下一任阁主。

  阁主夫妇俩早知小女沉香心仪长烈,长烈为人处世各方面在同门中也都非常出色,老阁主很是满意。但是阁中弟子众多,为了公平起见,还是以武一决胜负,让众人心服口服。

  这么几场比试下来,最终剩下了长凌和长烈两个人。

  一边是阁主之位,一边是心爱之人。长烈总要做出选择。一旦赢了长凌,那他就等于失去了青鸾,试问,以沉香的大小姐脾气,怎能同意让青鸾进门做妾。

  于是比赛前一晚长烈告诉青鸾,让她放心,比试结束后就拜别师父,带她远走高飞浪迹天涯。随后,长烈找到长凌,师兄弟俩谈了许久。

  长烈希望长凌对自己不要手下留情,并且说出了自己肺腑之言,一生只愿娶青鸾一人为妻,而阁主之位,长凌处事有条有理沉着冷静,暗香阁在他手中,定能更胜一筹。

  所有人都迫不及待的等待着决赛的来临。

  有的人欣喜,有的人焦虑。

  青鸾早早的来到比武台前,她知道,只要今天过后,她的幸福就离她更近了。

  然。

  造物弄人。

  当长凌倒在长烈面前的时候,在场所有人都在欢呼,除了长烈惊愕的表情,和青鸾含泪离去的身影。

  “师兄,为什么?”

  长烈依然手持长剑,质问倒在地上的长凌。

  长凌笑了,摸样十分古怪,“师弟,阁主之位,你当之无愧。”

  长烈永远都不会知道,原来许多年前,长凌的眼里,就只剩下那美丽的小师妹沉香。

  只要是沉香喜欢的,沉香想要的,长凌都会不惜一切的帮助她完成。

  所以,即便长烈恳求师兄尽全力出招,莫要手下留情,但长凌还是故意输了比赛。

  长烈跪在暗香阁正殿中,拒绝接任阁主和娶沉香。

  而此时的青鸾,因偷盗大小姐的首饰,而被挑断了双手手筋,赶出了暗香阁。

  沉香不知从哪里得知青鸾与长烈的事,找了个理由嫁祸于青鸾,老阁主正在想着处置长烈,无暇顾及女儿的琐事,阁中弟子也不敢擅自干预,全都眼睁睁的看着青鸾狼狈的走出暗香阁,手腕处鲜血仍不停滴落在地上,一路望去,让人心寒。

  当长烈得知此时,已是一个月后了。

  他不顾同门手足,一路杀出了暗香阁。

  在焚香谷寻觅数日,终于,与凤凰林,找到了那碧色的衣衫,和已经被经常出没的火焰兽啃食后残缺并腐烂着的身躯。

  长烈抱着尸身,久久不曾离去,像是一尊石雕,了无生息。

  “你生,我生。”

  “你死,我死。”

  这是决赛前一晚他俩的最后对话。

  那些藏匿于周围的火焰兽早就饥肠辘辘,虎视眈眈的盯着长烈,见这人已毫无反抗之力,便蜂拥而出,一起扑向了长烈。

  刹那间,凤凰林上一道白光,上古坐骑白泽现身,坐骑上载着正是长年在五雷亭上修行的慕慕仙子。

  白泽光芒折射之处,火焰兽顿时灰飞烟灭。

  只见慕慕仙子幽幽开口,“人生十恶:杀生、偷盗、邪Y、妄语、两舌、恶口、绮语、贪爱、憎恨、愚痴。尔等如今还剩下什么?”

  长烈抬头道:“我只希望青鸾能活过来。”

  秋风起,吹拂起长烈的发,脖子后隐约可见七颗红痣,它们规则的排列在一起,就像那北斗七星。

  “也罢也罢,此乃命数。如今你心如死灰,与心爱之人阴阳相隔,倒也应了那七王的预言,本仙子便送你一程,望你恪守本分,护修罗平安。”

  慕慕仙子一抬手,天空中点点星雨降落在青鸾尸身上,突然间,身躯又重塑了回来,只是,人死不能复生,六道轮回,不能逆天而行。

  仙子再抬手,长烈和青鸾消失在凤凰林,慕慕仙子望着蔚蓝的夜空,似乎是在对自己的坐骑,又似乎是在对自己,喃喃细语着,“阴阳王,终于归位了。”

  “这个故事,先生可否满意?”

  阿药听的意犹未尽,待回过神来,只见对方看着自己莞尔一笑,阿药急忙起身,“多谢姑娘,阿,这是报酬,”说着,便往腰间摸索银两去,再抬眼,对面的女子已不知所踪。

  “姑娘!姑娘!”

  行人纷纷侧目,看了阿药一眼,又回身做着自己的事行着自己的路。

  阿药急忙收拾摊子,往城北方向赶去。晃悠了两圈,也打听了周边的铺子,皆称在河阳生活了几十年,竟不知在这城北有溯府存在,更别说那名唤时沙的丫鬟了。

  阿药抬头,看着不远处高耸入云的凌霄城,再低头凝视着手中紧握自己撰写的《多玩论坛诛仙文区志小撰》,忽然,举起手朝凌霄城方向深深一辑:“多谢。”

  随后,踏着欢快的步伐,满脸笑容的回家咯。

  --完--


提示:支持键盘“← →”键翻页 阅读全文

相关推荐

评论